【健康科普讲座】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老年医

健康与医学 2019-01-26 15:57:19 179

  原标题:【健康科普讲座】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老年医学科专家赴酒仙桥街道东路社区开展健康知识讲座

  在我国,高血压发病率较高,尤其是老年人群,高血压患病率高达49%。早期人们认为老年高血压是血压随年龄增长而升高的生理现象,不必治疗,但长期研究表明,老年高血压是危害老年人生存和生活质量的重要因素,积极治疗可明显降低脑卒中及重要心血管事件的危险性。

  虽然高血压的发病率高,但高血压患者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在我国总体仍处于较低的水平。为了帮助老年朋友认识高血压,了解高血压的危害,进而积极配合治疗,有效控制血压,1月16日,北京华信医院(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老年医学科副主任医师靳博华来到酒仙桥街道东路社区,为居民朋友,特别是老年朋友作了一堂题为《老年高血压综合管理》的健康知识讲座。靳博华充分考虑到了听众的接受能力,语言通俗易懂,讲义图文并茂,受到了老年朋友的热烈欢迎和一致好评。

  收缩压(SBP) ≥ 140 mmHg 和/或舒张压(DBP) ≥ 90 mmHg。根据血压升高水平,将高血压分为 1 级、2 级和 3 级。根据血压水平、心血管危险因素、靶器官损害、临床并发症和糖尿病进行心血管风险分层,分为低危、中危、高危和很高危 4 个层次。

  1、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①年龄(男性55岁、女性65岁)、②吸烟、③肥胖(BMI28,BMI是用体重公斤数除以身高米数平方得出的数字)、④早发心血管疾病家族史(一般亲属发病年龄50岁)、⑤高脂血症(总胆固醇5.72或低密度脂蛋白3.3)。

  4、并存的临床情况:①脑血管病、②心脏病、③肾脏病、④外周血管疾病、⑤视网膜病变。

  高血压可以导致:脑卒中、心肌梗死、肾功能不全透析、眼底病变、心衰、糖尿病。

  1、收缩压增高,脉压增大:ISH (老年单纯收缩期高血压)是老年高血压最常见的类型,占老年高血压 60%~80%,大于 70 岁高血压人群中,可达 80%~90%。收缩压增高明显增加卒中、冠心病和终末肾病的风险。

  2、血压波动大:高血压合并体位性血压变异和餐后低血压者增多。体位性血压变异包括直立性低血压和卧位高血压,血压波动大,影响治疗效果,可显著增加发生心血管事件的危险。

  3、血压昼夜节律异常的发生率高:夜间低血压或夜间高血压多见,清晨高血压也增多。

  5、常与多种疾病如冠心病、心力衰竭、脑血管疾病、肾功能不全、糖尿病等并存,使治疗难度增加。

  共病和衰弱症患者应综合评估后,个体化确定血压起始治疗水平和治疗目标值。 65~79 岁的老年人,第一步应降至<150/90 mmHg;如能耐受,目标血压<140/90 mmHg。≥ 80 岁应降至<150/90 mmHg;患者如 SBP<130 mmHg 且耐受良好,可继续治疗而不必回调血压水平。 双侧颈动脉狭窄程度>75% 时,中枢血流灌注压下降,降压过度可能增加脑缺血风险,降压治疗应以避免脑缺血症状为原则,宜适当放宽血压目标值。 衰弱的高龄老年人降压注意监测血压,降压速度不宜过快,降压水平不宜过低。

  (一)生活方式干预在任何时候对任何高血压患者(包括正常高值者和需要药物治疗的高血压患者)都是合理、有效的治疗,其目的是降低血圧、控制其他危险因素和临床情况,所有患者都应采用。主要指施包括以下内容:

  4、控制体重,使 BMI<24;腰围:男性<90 cm;女性<85 cm。

  推荐利尿剂、CCB、ACEI 或 ARB,均可作为初始或联合药物治疗。 应从小剂量开始,逐渐增加至最大剂量。无并存疾病的老年高血压不宜首选 β 受体阻滞剂。 利尿剂可能降低糖耐量,诱发低血钾、高尿酸和血脂异常,需小剂量使用。α 受体阻滞剂可用作伴良性前列腺增生或难治性高血压患者的辅助用药,但高龄老年人以及有体位血压变化的老年人使用时应当注意体位性低血压。 老年 ISH 的药物治疗 DBP(舒张压)<60 mmHg 的患者如 SBP<150 mmHg,可不用药物; 如 SBP 为 150~179 mmHg,可用小剂量降压药; 如 SBP ≥ 180 mmHg,需用降压药,用药中应密切观察血压的变化和不良反应。特殊人群,如脑卒中、冠心病、心衰中血压需要个体化综合治疗。